1998/02/14/SAT(1)

  今天是情人節,可是對我而言原本就沒有意義,所以沒差啦!

  雖然跟著大家起床,可是我沒有去滑雪,實在是全身沒力,而且挫折感很大,只有我、貞瑩、Boki、Tomotaka、Shino、Howard留下來。Tomotaka是因為我們沒去才留下陪伴;Shino則是因為身體不舒服,去了又回來; Howard是因為宿醉,頭昏腦脹。

  送大家出門去玩之後,留在民宿裡的結果就是睡成一片,醒來已經是吃中飯的時間。午餐都是Tomotaka和Shino去準備的,真的很不好意思。下午我們在民宿附近閒晃,拍了不少張大頭貼。我自己拍的那幾張非常智障,臉都被其他圖案遮住。

  後來滑雪的人回來了!Edwin和Connie都說在滑雪場跌得超爽,簡直就跟滾雪球一樣,跌到雪杖、雪板都飛出去;只要一發現不穩就趕快躺下,免得跌得換七八糟。Kohei回來就問我:"What did you do today ?"我回答:"sleep、eat、talk、take pictures..."Shino的布鞋忽然整個鞋底掉下來,我告訴她:"Your shoe is laughing. "(開口笑)

  回程我們不知道坐了多久的車,反正我一直睡。醒來聽到念潔在講她和她男友的事。她說她是天蠍座,不是很理性,還蠻極端的,是會以自殺做為報復手段的人,蠻符合天蠍敢愛敢恨的心態。

  這天晚餐也吃很好,我和 Michi、Nobu、Kohei、Jon、Boki同桌。我覺得Kohei長得好baby,真可愛,心腸又好,至少沒有在滑雪場遺棄我。現在和這些日本仔的感情已經好到可以互相八卦,Michi和Kohei說他們認為Peter(茂榮)像是play boy,我們則認為日本人那邊Sota比較像是playboy。而且他們覺得Shigeyoshi不會很好看,怎麼和我們的審美觀念差距有一點大?

  我也很喜歡和Ojima聊天,他很木訥,已經大三,可是外表好像國中生;Kohei看起來像是小學生,反正兩個都很cute啦!

  吃完飯又搭計程車回去,我還是得先在Masa家等我的媽媽-Terume的電話來領我回家。Edwin說Masa這大男人很會煮飯,不管哪一餐,每盤都很龐大,他說每天早上睡醒都會因為要吃完那如山一般多的早餐而快遲到,說難聽一點好像在"餵豬"。
創作者介紹

烏娜出國好好玩 x ≧☉ω☉≦

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