迴轉壽司,是我們在日本吃的最後一道晚餐,甜點除外。

  我跟J吃完紅豆湯圓以後,天色已經算是全暗下來,在道頓堀上漫無目的閒晃,一方面找尋晚餐著落,一方面也做最後的留戀,希望可以把這條街上的一切,深深留在自己心底。

  看了不少間日式料理,有豪華海鮮火鍋,也有超級定食,最後我跟J挑了"元祿"迴轉壽司,一盤120日幣。通常在台灣我跟J最愛吃"爭鮮迴轉壽司",一盤三十元,通常兩人可以吃十三至十五盤左右,不禁想起各種壽司加上醬油及芥末完全融合美味,就走進店裡。店內客人人數可以隨時保持仍有一兩個座位的狀態,店員招呼客人的聲音此起彼落,不曾間斷,DOZO的招呼聲比客人的聲音還大,還蠻有帶動店內熱鬧氣氛的感覺,不過聽久了走出店後,腦中還揮之不去那些聲音。

  我發現它的壽司菜單不如台灣的多,看起來都是各種魚類的握壽司,沒有其他什麼貝類或者什麼沙拉之類的壽司變化,有些魚我們也不曉得是什麼魚,醬油很鹹,芥末不夠嗆,最後我跟J只吃了七盤就結帳了,有點失望,也沒吃飽,反而更下決心回台灣要馬上去吃爭鮮壽司。

  走出壽司店,我們做的動作還是閒晃,好像闖關一樣,看到街上忽然有電扶梯就搭,搭上去發現是人家健身中心的入口,結果電扶梯只有上樓沒有下樓,只好從旁邊安全門走出去,下了一層樓又從人家電玩店的後門走進去,再下一層樓,從人家大門走出去,亂繞一通。忽然發現有一間"可麗餅",勾起了我剛剛沒吃飽的食慾,雖然這算是點心甜食,可是也找不到還有什麼路邊攤可以吃,J又不想吃"本家大章魚燒",螃蟹道樂門口那間"烤蟹腿",又讓我們覺得麻煩,所以可麗餅是在這窘境中,唯一的選擇。

  我看了很久點了布丁口味。出乎我意料之外地,店員拿出一張大薄皮,然後放上圓盤,再把布丁放上去,擠一些奶油,仔細將可麗餅折成扇形,再把店的代表圖案用燒過的鐵章烙印在餅皮上,就完成了一個370日幣的可麗餅。從店員手中接過來的時候,嚇了一跳差點失手。從來沒有想過竟然會有這麼軟的可麗餅,拿在手裡搖搖欲墜,也沒想過這皮是冷的,至少我在台灣吃過的可麗餅皮是現烤,即使裡頭是包冰淇淋,也一樣會使用熱熱的餅皮,所以我才嚇一跳,不過,好消息是味道還不錯,布丁味道當然不是統一布丁的口味,這種冰涼的吃法,以及軟軟又有點彈性的餅皮,讓我覺得還蠻特別的。

  在路邊吃完可麗餅,我們做的動作還是閒晃,總之,今天最後的活動就是一直閒晃,一定要讓自己滿足為止,這時才開始往心齋橋筋的方向前進,同時回憶一下前天路過的商店,在巷子裡鑽一鑽,這時候很多居酒屋都開始客滿,得開始排隊了,逛著逛著最後走入"長堀水晶地下街",這裡MOOK也有提到介紹過,不過我看蠻多都是精品店,跟我的興趣不太合,就只有隨便路過,用眼睛餘光瞥過,就匆匆趕去地鐵心齋橋站撘車。

  抵達梅田車站的時候,似乎出口跟我們平常的不太一樣,原來梅田車站地下街,龐大到錯綜複雜,我跟J只能謹守著地圖,要把地圖看仔細再走,以免迷失在車站裡面。這裡除了逛街地點多,吃飯的地方也多,而且是連續整條街都是,我一直問J要不要找一間可以喝啤酒的店,進去點一杯來體會一下日本人宵夜的生活,不過J竟然說不要,唉,我自己一個人也不可能坐在這裡吃喝,只好放棄,持續在這裡面迷路。去年我媽跟妹妹來大阪五天四夜,幾乎天天都在這梅田地下街四竄,她們從來不知道地面上有什麼,聽她們描述簡直跟忍者龜母女一樣。

  這地下街是一個好地方,不過我跟J已經沒有體力,而且時間不早,只能寄望明天是不是有時間可以來這裡走個一兩個小時也好,最後我們放棄找我們本來的入口,看到有出口我們就趕快爬出去。不過這個出口有一間很有趣的店家,狹長的店面,大家站成一排面對店裡吃東西,只有頭埋在布帘裡頭,要吃的人就走上去自己找個位置站,小二就會來幫你推進去,然後用布帘把你的頭蓋住,這攤好像是在賣炸物或者關東煮,我也問J要不要進去擠一下,J也說不用了,唉,看來只有我還在作垂死掙扎,以為只要可以再晚一點回到飯店,就可以為自己多留點時間在日本。

  今天我們迷路到九點,終於走出地下街,從地面上找路回飯店果然是容易多了,所以路況不熟的人,千萬不要輕易鑽入地下街,地下街分區太多,東西南北沒有地面上還有建築物可辨識,比較容易會迷路,切記切記。
  
創作者介紹

烏娜出國好好玩 x ≧☉ω☉≦

烏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